Archive for 一月, 2011

从《孙子兵法》的《始计篇》,看互联网

星期二, 一月 11th, 2011
题外话:近日在南京路边看到很有古意包装的图书,十块钱三本,刚好三个好友一起逛街,我挑了一本孙子兵法,宏伟挑了一本三十六计回去研究,令名在美国经常空虚难耐,买了本宋词回去品味咀嚼了。在南京回来的高铁上,翻了下孙子兵法,顿觉孙子哥的小书能流传了几千年到我手上,果然有好几把刷子。后面的具体战争的我没怎么看,以下是我看《始计篇》的一些收获。

 

第一段:
“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这段像是总纲,也像是给皇上洗脑的话,因为兵者、农者、学者、工者,都是国之大事死生之地,但是兵者说出来了,上头会重视他,会给经费给他练兵。在互联网公司里,各个部门老大跟老总洗脑估计也是这个基调:产品是我们公司的灵魂啊,技术是我们公司的脊梁,设计是我们公司的脸面,运营是我们公司的血液 blabla。。。。  这些如何均衡,一方面是老总们的判断,更重要的是副总们的强势与否和业绩挣来的话语权。

 

第二段的开头:
“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
孙子大概意思是要看国家之间对比,从这几个方面来评估他们,这几个方面可以大概判定国家的强弱。
一曰道:何为道,孙子哥的解释是:“道者,令名与上同意也,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不畏危。” 孙子的意思是作战单位的名们与王同心,可以为你赴死都无悔。对互联网公司来说,道也许是与互联网的网民们同心,狭义的说是自己的产品和用户一致,重复为用户考虑,把自己的产品的用户体验做到极致,与网民的需求完全贴合,这时就算有大公司来跟你抢,不见的就能抢走。另外这个道我更愿意往道德上靠,中国对外发动战争,对内总是对内对外宣传自己是被逼着还击的。想占得道德制高点,这样军士们打起仗来理直气壮。为了占得道德制高点,各种募捐晚会,很到企业不惜重金捐款并出名,腾讯花了三千万支持了某个民生活动,也花个几百万在地铁口里宣传他花了这个三千万让人知道,给他自己的道德积分。3Q大战的时候,双方做的最有效的不是用技术手段的对抗,而是在各自的平台阵地上宣传自己是受气的小媳妇,被逼的,但是这俩家伙都是高手,最后这个道德制高点谁也没有完全占领,由于腾讯先出手的,在道德上稍微吃了点小亏。在小公司以小博大,例如对抗腾讯的时候,完全可以打这种道德牌,现在泱泱中华的人民们被某个势力欺负的太狠了,所以同情弱小的情绪非常高涨,所以小公司叫点委屈给自己挣的道德制高点,往往事半功倍。最近百姓网因为在hao123上受了点小委屈,也拿出来说并有炒作嫌疑,但是效果很好,看过的人无不义愤填膺的。
二曰天,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我觉得孙子哥应该不是强调八小时工作制和十二小时工作制的问题。在企业层次上,应该强调的是大环境,例如中国概念股在美国热炒,所以不赚钱的优酷也可以上市;08年经济危机,好多互联网公司裁员。这个对互联网人的借鉴意义应该是看清大环境,找准时机出手,或创业或进入那种领域。
三曰地,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这强调的就是行业和平台的区别了。目前处在电商和网游行业的企业容易得到更好的发展,收到各种投资人的追捧。同样做网游行业,腾讯因为他的平台优势,就是硬生生的从盛大手里夺过头名宝座。中青宝网因为他的政府后台,也可以用很一般的游戏上市得到高额回报。对互联网人士的借鉴意义是,能借鉴平台的时候就用人家的平台,大树底下好乘凉,现在各种开放平台下的越来越丰富的应用就是例子。另外就是要和腾讯干仗的时候,在这方面应该是完败,从另外几个方面找突破口吧。
四曰将,将者,智、信、仁、勇、严也。这腔调的就是人的问题了,员工的技术如何,工作是否努力,是否有执行力等等。最近流传的蛮多的一句话是:“三流的点子加上一流的执行力 比 一流的点子加三流的执行力 要好”。这估计也是孙子哥把将放在法前面的原因吧。在网游行业里,将尤其重要,坊间流传很多某大公司动辄一个团队一个团队挖人的故事,中型企业在这方面尤其弱势,小企业可以用未来的高回报可能性留住人,中型企业则办不到,而大企业则用现金直接砸。这个要靠公司的高凝聚力的企业文化以及靠谱的奖惩制度来提升自己在将方面的竞争力。
五曰法,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这里就应该是将企业的人力、激励制度了,制定一个适合企业情况的人力制度、奖惩制度来保证企业不会内部混乱。例如大企业里经常使用末尾淘汰机制来保证企业活力,但是这就和建立温馨的企业文化相悖了,这就要仔细权衡了。

 

始计篇下面的,兵者诡道也那一段,主要是指在和别家公司竞争的时候,要做好自己的保密工作,这就是自家企业信息安全的事情了。

史铁生和死亡

星期日, 一月 2nd, 2011

这两天一直在外面跑,没空上网,前两天听说史铁生去世了,想起一些往事。

高中时期有一段时间是我情绪最低落的时候,微薄的英语基础导致农村来的我被英语和英语老师折腾的几乎失去了生活的信心,再加上鼻炎开始发作,整天头昏昏沉沉的,真的想过如果老师再拉我去办公室背单词我就去轻生的念头。

知道又一次翻语文课本的时候,看到史铁生的《我与地坛》 ,让我到现在记忆犹新的是几个他母亲在他读书后偷偷到处找他的描写,让我很替他母亲揪心。摘录如下:

“曾经好几回,我在园子里呆久了,母亲就来找我。我看见过几次她的背影,我也看见过几回她四处张望的样子。她没看见我时我已经看见了她,过一会我再抬头看她就又看见她缓缓离去的背影。我不知道她已经找了多久还要找多久,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决意不喊她——这也许是出于长大了的男孩子的倔强或羞涩?但这倔强只留给我悔恨,丝毫也没有骄傲。我已经懂了,可我已经来不及了。”

看了他的文章,我想起之前母亲跟我说过的一句话

在初中考高中的时候,她怕我压力太大,因为别的孩子考不上,还能在家务农或者去做工,而我不行。考完试看我情绪低落,安慰我说:“你不用太担心,就算考不上在家里帮爸妈烧饭也行”,这估计是她为我担忧的思绪的冰山一角。

在那之后,碰到更烦的事情,我都没想过轻生,为了史铁生母亲那焦急的眼神,为了我的家人,所以能活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