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10

我和迅雷的故事

星期二, 六月 22nd, 2010

在迅雷待了三年了,要离开了,回头看一下吧。

06年十月份,我大四,对读研还是工作非常举棋不定的时候。google来学校招聘,笔试的时候非常狗屎的进入面试。这是我人生第一次面试,啥也不懂结果导致面试的非常惨。打扮了半天还是穿的很老土骑着自行车往google所在的金陵饭店进发。到了饭店门口被门卫拦住,曰四个轮子的才可以过。把自行车拴在路边进去面试。对网络一无所知的我没出意料之外的被人鄙视了出来。这次面试的收获就是涨了面试经验,在面试迅雷的时候完全没有压力。

面试回来后,小样兴奋的像打过鸡血一样跟我说,他们参加了迅雷的宣讲会并听迅雷的人介绍他们的工作,非常不错,并且帮我投了简历。那时对迅雷还是有点印象,之前宿舍里另外个同学在我笔记本上安装过迅雷并下载游戏。之后和小样以及松哥去参加了迅雷笔试,我们早上到达考场有点晚了,c++组只有一个位置,我坐了过去,松哥和小样做了java组考试,结果就是java组的全军覆没,只有我中午收到短信让我下午参加迅雷的二笔。那天下午两点钟有另外一个软件公司的二笔,我考到四点钟的时候题目还没做完,而当时迅雷的二笔已经开始了,我草草做完最后几题,骑车奔往迅雷的笔试点。到达时考试已经开始了十五分钟,我做了一会题目,感觉一天赶了四场笔试的经历非常好玩,就抬起头四处环顾了一下,并朝监考的美女HR(wendy)笑了笑。wendy事后判断我考试时临危不乱并非常自信。由于项目经验少,懂的也少,比别人多面试了一轮并最终发了offer,当时在小百合上小炫耀了一下被人鄙视了。可能是当时人胸无大志,拿到offer后就不怎么用心找工作了。又有一天,融博(招行软件开发中心)去招聘,因为当时松哥没有offer,我和小样怂恿松哥去笔试,并俩人一起陪他去考试,结果是三人同时被录取,小小的纠结了一下之后,毅然被迅雷的期权所忽悠并坚定的拒了融博,结果就是我辛苦了两年后涨了点薪水后他们仍然比我高2k/m,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可能还是选迅雷吧。后来得知老四也拿了迅雷的offer,经过融博这一役后我们仨都再也没找过工作,加上老四,我们四个胸无大志的人!我试图找过腾讯,但是腾讯没给我笔试机会,在简历关就把我灭了。

07年过年后我和老四来到迅雷来实习,当晚入住豪方105,认识了另外五个一起来实习并的人(石头、cc、良民、蚊子、经理),觉得和这帮人非常投缘。不到一个星期就有点生死之交的感觉,实习期间每天晚上打牌或者下棋到三点。我下班后和小明在网吧消耗一两个小时再回来打牌。这段时间,jhfkk用比较有压力的方式把我锻炼对编程初窥门径的人,因为这要对kk说声谢谢。这段时间锻炼让我脱离了小白。很快一个月过了,我的毕设老师催我回去做毕设,宿舍里五个人依依不舍的送走了我们,并确立了“豪方七侠”的称号。这帮七侠在入职后一直到现在,只要一声招呼,能立刻在周末聚起来,或打牌,或唱歌,或一起写代码。

07年七月份来深圳入职,得知被分到叫安全中心的小组,和kk、小于、ayu以及波波等人开发迅雷客户端安全相关组件。后来毛毛也来了,并带起了dota的风气,一开始他们几个玩,我私下来自己练,也许我的性格和大家不和,也许我对jhfkk的不服软和不尊敬抑或我缺乏游戏天赋,大家不肯带我打dota,进而我和大家越走越远。我当时在浩方里从路人菜鸟慢慢练,非常累,经常被人骂。我和小于私人关系保持的不错,有次周末的时候,偶尔碰到他们在浩方房里,我在他们对面,手选山丘。那天手风非常顺,杀了他们十四个人并取得了胜利,觉得很是出了口气,但是又进一步和他们有了隔阂。后来发生了360恶评web迅雷事件,上头要求我们建立自己的软件评价中心并交给安全中心来做。但是我们组的后台缺人,后来kk决定让过去后台组,理由是波波比较忙,毛毛刚入手做不能胜任,我来做正合适。我至今还是很想知道当初派我过去的真正原因是啥,是否和我和kk的不融洽有关。目前作为一个工作三年的人,我对我当初的不融洽很是抱歉,当时所做的是个不成熟的人行为,任何一个领导碰到那种态度的人都不会喜欢。

之后被调入linux组并开始linux旅行,组里另外有jyw和gary,jyw和我一样是07毕业生,gary是leader,不是个非常好的leader。花了一段时间熟悉了gcc、make和makefile以及cgi。并跟石头学习了html和JavaScript,石头当时也很忙,所以教我的时候不是非常耐心,搞的我当时什么都得学有时又没人指导,过得非常郁闷。在我每天加班到十一点半有时甚至通宵的辛苦工作了一个月后发布了第一个网站。在07年中秋节的时候,得知我转正被推迟半个月,刹那间我这段时间的努力呗全部打掉并信心全无。我的推迟转正也是我认为gary不是个好leader的原因,顺带的我也对我的部门leader david很有意见。我至今仍然认为,对一个新来的努力工作的员工不应该这样打击(gary之前曾私下对jyw承认过我工作很勤奋)。第一个网站完成后,紧接着又开发了另外一个网站,其中有个支付相关的系统让我对后台系统加深了了解。但是在部门内得不到尊重,七八个人的部门,开会都不叫上我们两个毕业生,让我们心里很没有归属感,所以后来在收到别的诱惑后毫不犹豫的离开了这个部门,在我走之后这个部门也渐渐的都散了。

不久后,碰到了一个对我职业道路影响巨大的人perlish,此人进入迅雷后比较不得志。perlish在业界很有名气而且也比较有个人魅力,后来他独立部门后召唤我和jyw过去,我几乎没有怎么考虑就觉得同意过去。perlish本来想要俩人,但是名额只有一个,最后武哥选择了我。跟着perlish后两年中学了很多技术方面的、做人方面的、互联网方面的东西,也扩展了很多见识,同时部门leader老武也教了我很多东西。老武是个非常有个人魅力的领导,所有从部门离职的人都非常同意这一点。两年后TB公司通过相关方面联系到我,在自费飞奔杭州去面试后艰难的取得了TB的offer,当时得知perlish也要从迅雷离职,一个部门不能都离职,我艰难的拒掉了TB的offer,艰难到我觉得很对不起TB以至于我不好意思向人家开口要报销机票。从那后一年内单独支撑迅雷安全大局,解决过几次危机。

最近,觉得自己在迅雷有点疲了,已经没有激情了,每日做重复的劳动,心里有点老迈,担心自己就此沉沦堕落下去,所以毅然决定离职,出去接触些新东西。

我离开,不是因为你不好。我心底觉得,迅雷是这样一个公司:你在迅雷工作过,就被打上迅雷的烙印,永远是迅雷的人。希望迅雷能越走越好,早点上市吧。

php && gd 库安装

星期六, 六月 19th, 2010

apt-get install gd-devel

apt-get install  freetype-devel

apt-get install libjpeg-devel

apt-get install libpng-devel

wget http://cn2.php.net/get/php-5.2.13.tar.gz/from/cn.php.net/mirror

tar xzvf php-5.2.13.tar.gz

cd php-5.2.13

‘./configure’ ‘–with-mysql=/usr/local/mysql’ ‘–enable-zend-multibyte’ ‘–with-config-file-path=/etc’ ‘–enable-mbstring’ ‘–enable-sockets’ ‘–with-apxs2=/usr/local/apache/bin/apxs’ ‘–with-jpeg-dir=/usr/lib64’ ‘–with-png-dir=/usr/lib64’ ‘–with-freetype-dir=/usr/lib64’ ‘–with-gd’ ‘–with-zlib’ ‘–with-mysqli’

端午前夕-无锡到家看球

星期三, 六月 16th, 2010

早上两点被叫起来看球,意大利居然打这么烂的球,非常失望。早上起床后去江南大学参观了一下,觉得江大的校门很有性格,尤其是校门背后的”江南第一学府“。之后去游览了一下蠡湖公园,体验了一下无锡的标志性建筑摩天轮,做完之后感觉,不过尔尔。之后又体验了一下快艇,时间太短了。中午找了个肯德基吃饭,做汽车回来,路上睡了一路,到家时居然都忘了公路边回家的路。

晚上吃的是烧鹅,吃完饭洗完澡,妈妈洗了个西瓜放在边上,边用勺子舀西瓜,边看球赛,冰箱里放着雪糕,这感觉真不错,可惜葡萄牙和科特迪瓦打的都难看。

六月十四日游记–常州淹城游乐园-无锡

星期一, 六月 14th, 2010

早上很早就被窗外的汽车声和喇叭声(早上七点多就有人在楼下吹喇叭)吵醒了,并一起商量决定去淹城。我旅游了这么多天,才第一次有人陪着一起进入一个正规一点的旅游场所。

早上十点钟我们三人到达淹城外城墙,城墙是仿造的,但是还是能立刻感受到一股春秋战国的文化味道。我本以为淹城不过尔尔,谁料进入淹城文化博物馆看了如此多史前文明的文物后,让我对此刮目相看。十二在淹城外面吃饭,那里的鸡不错。点吃完饭进入淹城,同样是游乐场,我参观过深圳和珠海的,这里的游乐场因为有春秋文化作为噱头,更有点古味。一上来到4D电影院看一场小电影,这是以一个小乌龟的视角看春秋时期的战争,因为视角独特,3d效果非常有味道,在描述战争的时候不时从周围喷出一些气体,在描述背后有人来袭的时候,座位上突出一些硬物,在天空飞翔的时候,调整座椅相位来形成相应加速度,这也许就是第四个D。看电影时,我妹居然一直闭着眼睛,她可是能玩两次过山车的人物,居然对4D这么抗拒。出来后,我和小敏都嘲笑我妹。接下来我妹去玩了一个在空中不断横着竖着倒立加速的飞天轮盘,我受不了,一直闭着眼享受完整个过程,小敏下来后就到卫生间吐了,我和我妹一起鄙视小敏。之后有个漂流项目,游乐场取名做伍子胥过关,居然没有我期望的从上往下冲击,非常失望。 然后我们又去玩了个在天空转圈圈的项目,我照样闭着眼睛享受完这过程,下来后我妹终于受不了了,头彻底晕了。我非常自得,看来我身体素质比他们俩都好。接下来看一个球型屏幕的3d电影,看了不到两秒,我的头立刻开始眩晕,立刻把眼睛闭上(闭上眼睛看电影),下来后立刻也要吐了,他们俩也投来鄙夷的眼神。看来,这人不能老随便鄙视人,不然总会轮到你的。

六点多做和谐号,从常州开往无锡,一共也就十七分钟,非常舒服,技术啊,真好。

得知小表妹要考中考,打了个电话聊了一下,感觉完全聊不到一块,跟她说什么都是嗯啊,有点失落。

晚上吃了烧烤,买了很多水果回来准备看球,now 看球ing。。。

六月十三日游记–从宁波到无锡到常州

星期一, 六月 14th, 2010

昨晚和堂姐夫以及堂姐一起看球。作为一个名气不大的公司的CFO,姐夫首先低调的标示自己不是球迷,然而我坦然承认我是伪球迷。看球的时候,姐夫不时针对球局发出一些精辟理论,同时又不时提出自己不懂足球,逼得我从心里觉得他的结论牛逼。让我又想起前几天在桐庐的时候,和中哥的一个乡镇里的中上层官员朋友喝酒的时候,其表现出非常兼逊的态度。在请人喝酒时,首先将手伸到对方酒杯下面,让人无法将酒杯下移,自己的酒杯口能碰到别人酒杯口下方,后来知道这个官员在几年前是大学生村官,一步步走过来的,看来tg还是有很多心智都上流优秀的官员的。这两个目前都比较成功的人士,都是先将自己摆到底层,越低越好,然后才能以低地位做让人刮目相看的事情,这个是我最缺乏的。我一直认为自己比较聪明,不肯在任何方面承认比任何人差,导致我实际上在所有方面都比别人查,用大愚若智来形容非常贴切。因为自傲我也不喜欢夸人,结果就是也很少得到别人的夸奖。

早上七点多就被姐夫上班声音吵醒,九点出门,和姐姐前往火车站,告知没票了,急忙赶往汽车站,得知常州的票要到下午两点,临时决定去无锡。两点到达无锡,立刻转车,三点多到达常州。ZM赶来迎接,把我带到宿舍,看到我妹使用的我大学使用的笔记本,修理了半天,后妹下班回来。一起去吃骨头煲,骨头挺大,骨髓不错,火锅更不错,又一次把自己吃撑了。回来看球中。。。。

六月十二游记–桐庐->宁波

星期日, 六月 13th, 2010

两点半看法国的球,看了半场居然还是0比0,so放任自己睡着,电视一夜未关,早上被早晨体育新闻吵醒,报知法国打成蛋比蛋,心里非常鄙视法国,居然连一个球都进不了。正中仍做高卧,so起床上网,碰到堂姐责问我到杭州为何不去宁波看她,迫于压力,决定中午去宁波。和正中十二点出门,去小馆子吃饭。吃完简单去一些地方照了相就去买票去宁波。上了去宁波的车上我后大概估算了一下,从昨晚到桐庐到现在我离开桐庐,大概搞掉顾大一千五左右,在这期间我一分钱没花,中哥对朋友真的义薄云天,没话说。

昨晚睡得少,so在车上昏昏入睡,到达宁波后打了个摩的去天一广场,在摩的上收到一个深圳的电话,告知我在接下来几个月内收入会减少百分之二十,这对我来说绝对是晴天霹雳,一下子心情全无。等了一个小时,堂姐和姐夫到了,三人在小肥羊吃了火锅,第一次发现小肥羊的火锅居然味道不错,吃的非常开心。吃完拉着他们两个陪我看阿根廷踢球。堂姐居然也懂球,而且非常沉迷于qq农场,这个让我很是吃惊。她还在农场上赌球,我就更惊讶了,想不到qzone团队真的是想尽一切办法来迎合用户各方面需求,是个牛叉的团队。

六月十一日杭州游记—-悲剧开始,喜剧结束

星期六, 六月 12th, 2010

早上七点钟手机短信响起,一看,wzt表示请假失败,无法陪我了。so尝试联系阿里另外一个比较熟悉的朋友,搞到两个手机号码仍然联系未果。结果是特意来一次杭州,一个阿里朋友也没碰到。早上游罢西湖本想去阿里围观一下,想到没人带领,最终放弃。退了房间后,直奔主题西湖,在白堤上走了一段距离,看到一个小游船上,两男生一个女生正准备启航,后者脸皮请求同行并得到许可。在西湖上在小船上泛舟感觉很不错,尝试摇动船只对抗分子张力使船翻掉未果。同行者对我一个人千里走单骑方式的旅游很感兴趣以及佩服,在我透露是在迅雷工作后,同行的人对迅雷都非常认可。上岸后直奔断桥,在断桥上等了很久,试图邂逅大前天在飞机上碰到的美女未果,那个mm说过两天也会来杭州玩。

失望之余,打的奔赴雷峰塔,在雷峰塔上花了三十多块钱买了一炷心想事成香,祈求能再遇到那个mm。后来在路上碰到疑似那个美女的mm,但是那个mm对我的挤眉弄眼没有丝毫回应,看来那人把我忘了或者认错人了。

出了雷峰塔碰到一个让我很开怀的黑“的姐”,我打上引号是因为她年龄和我妈一样大,但是执意让我叫她姐姐。聊了一会之后,执意要我做她干儿子。作为一个非常有销售潜力的的姐,她成功推荐我去了龙井村,并在那里买了0.5k的茶叶。到龙井村又让我碰到让我哭笑不得的事情,那个村妇看到我之后也号称要让我做她干儿子,并号称如果我答应就不受我的茶叶钱,我心里犹豫了一下(确实挣扎了一小下)拒绝了。上车后,的姐大笑,称我为阿姨杀手。上路后再次成功推荐我去了一家珍珠销售场地,并买了两百块钱的珠宝。

和阿姨依依惜别后,我开始逛吴山街,稍微逛了一下,直奔小吃街。看到周围那么多烤肉,我有点晕。上来就吃了一个叫花鸡,并吃了一个羊腿。觉得不爽,so买了二十块钱的肉串,肉串包括两串很长的鸵鸟肉、里脊肉、羊肉,每串上肉都很厚,第一次觉得烤肉还可以烤的这么难吃的,吃完整个有点恶心了。但是心里仍然还有食欲,不顾肚子的抗议,又买了一碗雪莲粥和一碗看起来很不错的辣椒田螺肉。把雪莲粥喝完,那碗田螺肉是在吃不下了,扔了。吃田螺肉的时候,和一起做的三个游客聊得很开,同样对我的soho旅游表示惊奇。也是我自己手犯贱,看到旁边居然有东坡肉,心想来一趟杭州不吃东坡肉就白来了,买了后一吃,靠,东坡肉也可以做的这么难吃啊!吃了两口也扔了(好吧,我今天l浪费的有点造孽)。

离开小吃街,立刻赶往汽车站,往正中所在的桐庐进发。到达桐庐时,比我们预约的时间迟了一个小时,很是对不起顾大。到达包间后,发现顾大为我叫了将近十个朋友(超过一半是mm)起来吃饭,席间一直叫我为老大,让那帮兄弟跟着叫我,让我很有点受宠若惊。我当时寻思,要是正中到深圳去,我还真没能力动员十个人来陪正中,心下暗自佩服顾大的社交能力。席间非常热闹,大家喝了很多酒,我喝了大概有三两酒。吃完走路直接不稳了。饭毕大家一起去k歌,大家都醉醺醺的唱不开。一个小时后就撤了,顾大又拉我去洗脚并看球,第一次去洗脚,真有点不适应,一开始还有点害羞。。。洗脚同时并看世界杯,人生一大乐事也。不过这洗脚真不能多去,我今天才去第一次,在下楼的时候脚一滑,一屁股坐在楼梯上,下次洗脚,我一定要选一楼。

不写了,大家看球吧。。。

六月九、十日南京行程流水账

星期四, 六月 10th, 2010

六月九日,八点钟就醒了,看来小明的床很不习惯。起床和小明一起去迅雷南京分公司参观。剑哥非常热情,前台非常pp,用剑哥一句话说,南京分公司比本部还要漂亮些,非常宽敞,装备很齐全,座位非常空余,虚伪以待大贤啊,里面工作环境也非常融洽。如果有意可以到http://hr.xunlei.com看看。浏览一遍南京分公司后,前往浦口校区。小雨一直没停,天空非常阴沉。雨中到处走走,看见碎破的足球门网,越发感觉浦口的落寞和破败。路过浦口的教育超市,进去参观一下,居然有一个店员认出了我,这估计也是浦口里唯一个我能认识的人了。

中午小民请我吃了盖浇饭,下午去南京火车站,办完事情后非常想微雨游玄武湖,奈何小民觉得俩个男的泛舟太过恶心遂放弃。去珠江路保养了一下mac book,加了2G内存。把小民打发走后,和大呆在南邮边上一个小饭馆一起吃饭,突然发觉南京这边的酸菜鱼真地道啊,点的菜其实不多,但是吃的非常饱,我笑称看见大呆就没有胃口了。吃完大呆提议去嚎两声,我们到湖南路一个KTV去吼几声,第一次发现呆子嚎起来居然如此强悍。K完歌就去以前在鼓楼时候梦寐以求的君临国际,发现居然没法直接订房间,让石头从网上搜索到一个电话号码并定房间。不久安西过来相陪,须臾小姐赶来并表示不想走,so晚上被逼和小姐共挤一床。

六月十日早上起床稍微逛了下鼓楼校区,围观了一下mmw,和zola、波波、徐波、老大、0号以及马导一起在缘中缘吃饭。

吃完再去南邮看望下呆子,踏上去杭州的路,上车的时候上了黄牛的车,被坑了十块钱。在去杭州路上一直试图联系wzt,无法联系上。九点钟终于联系上,很高兴wzt会在明天请假半日,有地头蛇相陪,可以很轻松的旅游天堂之畔了。

昨日行程

星期三, 六月 9th, 2010

昨天早上起床,发现又是一个可以不用上班的早晨,心里暗爽。十点后,拿了材料去办了点事情,突然发觉没事干了。于是上网搜索机票,原打算飞往杭州,但是杭州买不到便宜的票,so最终选择买南京的机票。买完机票,问小明是否有空请假出来陪哥,大约,豁出去也可以请假来陪你,好,够哥们。下午在家把三国最后一段看完,讲完诸葛亮居然就结束了,后面的陆抗、邓艾、钟会、yanggu等居然都一带而过了,有点小失望。

六点陪石头吃饭,在qq和校内留下签名,晚上去南京,求收容。并给呆子qq上留言。要走的时候,陈丹给了我一个粽子和一个鸡蛋,说给我路上吃,思前想后,算了不吃吧成人之美,带给小明吧,决定留宿小明处。十二点半到小明处后,看着小明狼吞虎咽的架势,突然觉得有点饿。

另外昨天碰到一个美女。